偶尔写点东西
CP杂,吃NP
大部分时候主角中心
写的少更的慢,人懒文笔渣。
CP是阿彼
 

【策藏】殊途不同归(一)

小gaygay二少追直男军爷,双洁。

副CP羊花,小gaygay道长追直男花哥。

如果还有新的副CP,那就是我临时起意。

HE,有虐,有肉,主剧情。


  一

  扬州的雨下个不停,密密集集的在屏幕上,让叶轻尘看不清了屏幕,叹了口气收起手中长剑,离开了城口的那一方空地。

  他不是不能调低画质的精细度,也不是不会关闭天气设定,但是胸腔中那一丝微妙的情怀,叶轻尘他不愿意那么做。

  想要让这个游戏不那么的像一个单纯的游戏。

  即使这游戏让他沉迷其中的是那满满的人情味。

  但人总归是贪心的,看到的自己想要的温暖之后就想要将那东西变为现实,即使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一个虚拟的游戏,在游戏中大家都带上了面具,没有人知道你现实中是什么样子的人,也没有人在乎你的性向,在乎你究竟喜欢的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

  就算在乎了又怎样呢,总归是看不到的,游戏里的人物做的再精细,也终归不是本人,不可能反应出你脸上的表情。

  那么就算对方再嫌恶,叶轻尘也不会觉得是什么大事。

  反正看不到表情不是么?

  操纵着人物钻进了战场区,看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叶轻尘估摸着自己要不要趁着这个时候打盘战场,他今天的日常还没有做完,之前说好的要去陪帮里的几个小姑娘一起打,结果那几个小姑娘几个小时前做牛车的时候突然说到要去收徒弟,就一头栽进了稻香村中,至今还在那里呆着没有动过。

  也不知道是收到了还是挂上了机。

  猜猜也知道是后者,不然那徒弟是有多蠢才这么多个小时都没从稻香村出来。

  有些时候说什么东西就来了什么东西,叶轻尘刚腹诽完帮里的小姑娘,队伍频道就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几个小姑娘唤着叶轻尘的名字,让他快点来稻香村,说是给他找了个小白徒弟什么的,还说让叶轻尘不用感谢她们。

  叶轻尘有些无奈的在额头上揉了两把,在队聊频道里打字道:“我不收徒弟。”

  “哎呀副帮你就来看看呗,这小徒弟真的可好玩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而且还是大四生,我们不在的时候可以陪你玩啊!”

  “对啊对啊,你看看你,每天不是日常就是插旗,再要不然就是竞技场,要不是之前面基的时候看你确实年纪不大,我真怀疑你已经脱离了年轻人的范围。”

  “……”

  有那么夸张么?

  微妙的有些被打击到的叶轻尘挣扎了片刻还是答应了下来去了稻香村,小姑娘们在一线,他去了之后默认却是在十线,只是可能眼瞎了一会,愣是把那个十看成了一,信誓旦旦的跟找了半天没找到小姑娘们说自己肯定是在一线的村长旁边,等过了半天,猛地一抬头看到线数才终于发现自己去错了线,又回过头找了咸鱼换线。

  还被几个小姑娘刷了一排哈哈哈,一个比一个笑的过分,叶轻尘可以肯定,这件事儿会被翻来覆去说个十来八遍的,都不需要到明天了,等会儿整个帮会都会知道他找错线的事情。

  然后扩大到了各个亲友。

  ……算了想想就觉得脑仁疼。

  到了约好的地方,村长的旁边三个萝莉号外加一个成女号围着一个成男叽叽喳喳没个停,叶轻尘刚下马,几个小姑娘眼尖的立刻跑了过来,直嚷嚷着那个成男就是给他找的徒弟,她们都打听好了。大四生,性别男,单身,没有不良嗜好,还玩的是个军爷,正好跟他凑个策藏官配。

  不说前面那就跟查户口似的的介绍,后面那个策藏官配是怎么回事?

  叶轻尘有些郁卒,工会里的小姑娘们都知道他是弯的,之前也有凑在一起说过一定要给他找个好归宿,这样才对得起叶轻尘对她们的照顾,这样的话被叶轻尘当做玩笑话,一直没有放在心上过,这一会看着那个十级不到的军爷,一瞬间脑中就浮了出来。

  虽说下一秒就又笑笑将那几句话丢到了脑后。

  “副帮副帮,我们在语音哎你要来不?”粉红色的秀萝蹦跶的跳了过来问道。

  “可以啊,在你们平时的那个小房间?”叶轻尘问道,他打字的期间正好面前弹出了个交互框,看看是熟人的名字,就同意了下来随后切出游戏进了帮会YY一个上锁了的小房间中。

  “哇副帮竟然真的跟你玩抱抱了,宝宝不开心了。”

  “嘻嘻嘻,谁让你们不先下手为强,就跟你们说了副帮绝对不会拒绝的。”

  “明明是你耍赖!邀请了抱抱之后才跟我们说副帮绝对不会拒绝别人的抱抱的。”

  叶轻尘一进语音就听到YY里吵成一锅粥,三个女孩子的抱怨声和一个女孩子得意的笑声交杂在一起。

  很吵,但是很开心。

  脸上挂着一抹笑,叶轻尘开口说道:“你们还真是蛮闲的,还记得今天的战场没有打么。”

  这句话一出,本来吵闹的频道瞬间就悄寂无声,这样的反应在叶轻尘的意料之中,他装作愠怒的又“嗯?”了一声,这才有人站了出来。

  “我们……我们那不是在想着副帮你做什么都一个人,玩的太寂寞了嘛。”叫做云溪之的秀萝委委屈屈道,其他的几个也跟着应和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让叶轻尘本人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玩的有那么惨。

  他一时的无言,耳机里倒是听到了一声让他耳朵都酥麻了的轻笑声,慌忙的将目光移到频道的列表里,一眼便看到了那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ID。

  还是个孤零零的白马,连频道普通会员的蓝马都没给他上。

  被惊艳到的显然不止他一个人,云溪之几人稍微沉默了几秒,便尖叫了出声。

  “刚刚那个声音是军爷的?妈呀这也太好听了吧,宝宝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毒萝苗苗喵感叹道。

  “你看你这出息的——来来来小军爷说几句话,我珍藏多年的绿吃葱就归你了,双骑的哦,以后你还能带着副帮一起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军萝临风傲然说道,她的声音软软的,跟云溪之都有的一拼,就是不知道为什么ID听起来就像是个男人,偏偏玩了那种一柄长枪一匹骏马浴血护出一方净土的角色。

  还玩的不错,插旗的话要是打的猥琐点跟叶轻尘可以打个四六开。

  “你自己骑着里飞沙,就给人家绿吃葱吗?好歹也要给个龙子啊闪电什么的以示敬意。”唯一一个成女,万花的玉卿青开玩笑道,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吃吃的笑了起来,“哦我忘了,你的马都要从交易所买,抓不到的。”

  她这话一出,临风傲然就炸了毛,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小动物似的挖苦道:“谁跟你个马贩子一样?这个时间不是要刷马了么?你怎么还在这里溜达?不用去抓你的宝贝马?”

  “有你在这儿我怎么舍得浪费这个时间去抓呢宝贝儿?”玉卿青又说道,她的声音跟临风傲然的对比极大,温柔缠绵的紧,再加上她张口就来的情话十句话里九句话都是假的,就算是熟知这人恶劣的个性,临风傲然也还是吭哧了半天没有说出来话,闭了嘴巴打定主意不跟玉卿青说些什么,任凭玉卿青赔了笑又哄着,就是不开口。

  最后还是云溪之开口圆了场。

  “行了,你也别逗她了。倒是副帮和小军爷,你们到底看不看得上对方?好歹也要给个准话啊。”

  短短的一句话又让话题扯了回来,叶轻尘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要是他看的上我的话我当然没有意见。”

  这话等于说是他已经同意了。

  “那小军爷呢?”云溪之又问道。

  “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呢,那么徒儿这厢有礼了,师父。”军爷又笑了一声,这一句话在叶轻尘效果极好的耳机中听起来就像是情人在耳边的厮磨一样,不像是自己曾经听过的云溪之的徒弟们喊云溪之时或粗犷或清冷亦或是掐着嗓子卖萌的样子。

  看不见的耳朵变得通红,被耳机罩着,滚烫滚烫的。

  胡乱的嗯了一声,叶轻尘又说了一句外卖到了,也不管那些人信不信,总归是给自己找了个可以暂时离开的理由。他几近是狼狈的冲到了厕所,糊了好几把冷水在自己的脸上,这才敢抬头看自己的脸。

  这一看,叶轻尘苦笑出了声。

  就算是脑袋冷静了下来没有了那些旖旎的念头,那一双耳朵依然红的宛若滴血,脸也红的像是怀春少女一般。

  这还真是栽了。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叶轻尘一边唾弃自己只是凭着声音就动了的廉价的心,一边又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

  毕竟他天生就喜欢男人,又龟毛的紧,喜欢上的人不喜欢自己,喜欢自己的自己又不喜欢。

  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也不会到了24岁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20)
 
上一篇
下一篇
© 傻叽叼着咸鱼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