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东西
CP杂,吃NP
大部分时候主角中心
写的少更的慢,人懒文笔渣。
CP是阿彼
 

粑粑你看我一眼啊粑粑【佐博鸣】七

微博更新了然后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LO忘记了[.

算了就这样_(:з」∠)_


  七


  彻夜无归的鸣人在雏田看起来是司空常见的事情,一如既往的准备了晚饭,也在吃完了之后收拾碗筷,平静的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但是也正是因为她的那份平静,让博人觉得自己的心脏刺痛刺痛的。


  他恨着自己的父亲,明明和宇智波佐助纠缠不清,又为何还要母亲结婚生下自己和小葵,坐在沙发上,博人看着厨房里忙着洗刷碗筷的母亲,眸子中明暗不定。明明是日向家的本家,那么尊贵的身份,明明应该和自己的父亲比肩作战的,却到最后落得这样的境界,只能默默无闻的将自己禁缚在了小小的屋子里,让自己的两个孩子成为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而他自己身为她的孩子却又没有日向一族的天赋,跟已经觉醒了的妹妹相比,他就好像和她们断了一层联系一样,不但和他从小就心疼的菟丝花一样的母亲没有任何的相像点,还偏偏跟他的父亲就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对于这个,博人真是又愤怒又有从心底泛上来的欣喜,他唾弃自己,却抵不过骨子里那种每次听到他人称赞自己和父亲想象之时那种涌过全身经脉的喜悦。


  他从本能的就想亲近鸣人,但又对自己的母亲有着深深的愧疚,长久以来让博人的心都扭曲了,连带着对鸣人的感情也起了质上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在压抑下青春期的梦境中的那种对父亲的渴望,一边愧疚着自己对父亲竟然起了那样的念头,一边强忍着对自己的父亲渴望到了全身发疼的时候看到了跟佐助厮混在一起的鸣人。


  所有的渴望和爱和敬畏全部化为了恨。


  凭什么,凭什么他的父亲要跟那种人纠缠不清,就算父亲和母亲的关系过于微妙,就算父亲喜欢的是男人,那么他明明才是最好的那个选择。


  凝视着雏田的背影许久,博人鬼使神差一般的开口问道:“母亲,你对父亲就没有恨么?”


  带了一丝不解的回过头,雏田将湿漉漉的手在围巾上擦了干净,对着博人问道:“博人君指的是什么?”


  “那个男人回来的日子里就将我们全部扔在了家里,平时好歹还会回来过夜,今天却连句话都没有说。”越说越气,博人一拳砸在了茶几上,“明明是您的丈夫我的父亲,明明我们才是家人,明明知道我们全部都知道的,他还……”


  “博人,你的父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雏田打断了博人的话,说这句话的时候雏田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看的博人张嘴结舌,说不来后面的话,看他这幅样子,雏田勾起唇角柔柔一笑,“我知道你对我们的生活有疑问,等时间到了我们会将所有的事实告诉你的,不过……你现在也要知道一件事。”


  “你眼睛所看见的事实,和你脑子中所想的事实,它并非构成了事情的真相。”


  “总有你不知道的事情的。”


  向来寡言的雏田难得说了这么多的话,博人呆愣的看着雏田,一时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然而当他反应过来之时,愤怒却又从他的心底涌了上来。


  “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到了,您想要维护父亲,却又一丁点的信息也不告诉我,这让我怎么知道相信您真的有隐情!”博人低吼出了声,小葵还在家中,他不能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话咆哮出口以表示自己的愤怒,毕竟……知道父亲那些事情的有自己就够了,受到伤害的有自己也就够了。


  反正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


  “……等你的父亲觉得可以告诉你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你的。”雏田没有被博人的气势所震慑,而是平静的将自己的话说完,在博人问出下一句话之前暖暖的笑了起来,“那么接下来,博人君,你该去洗澡了哦,明天还有任务吧?”


  “是……”博人艰难的开了口。


  只是这样他又怎么能睡得着?


  等梳洗干净躺回床上,博人睁着一双眼看着天花板,清醒的大脑无数次的重放自己和父亲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以及父亲将自己丢下转身跟着佐助离开的场景。


  啊……他之前到底在说些什么?


  嫉妒的男人的嘴脸怎么就那么恶心。


  这一个晚上对于博人而言必然是彻夜无眠,对于鸣人则是久违的睡了个安心觉。


  以至于被戳醒之后第一反应竟是抬脚将背后那个热烘烘的肉体给踹了下去,直到听到佐助的闷哼声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全文链接
 
 
 
评论(18)
 
 
热度(203)
 
上一篇
下一篇
© 傻叽叼着咸鱼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