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东西
CP杂,吃NP
大部分时候主角中心
写的少更的慢,人懒文笔渣。
CP是阿彼
 

粑粑你看我一眼啊粑粑【佐博鸣】六

注:

1.雷点不记得是哪些了第一章前面注过了就不重复了

2.TAG方面在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后决定哪一章是啥CP会打啥CP的TAG,如果是3P场,会打主要的那个

3.……如果是3P的肉,那么就只能狗带了【放弃思考】

4.作者人死懒死懒的


  六


  “我回来了。”佐助嘴角挂着淡淡的一抹笑,他的身体显然虚弱至极,却还是在回来的第一时间见了鸣人,可想而知对鸣人的重视以及对这个人的爱意,就算在别人看来只是这两人关系好罢了。


  只是鸣人又怎么会不明白?


  佐助这个时候对他越好,他对佐助的愧疚也就越深,这也真的算得上是上天作弄,若对他起了邪念的不是他的亲儿子而是其他的任何一个人,他也不会跌入陷阱之中,闹得这样尴尬的结果。


  要不然……趁着现在还不算晚,跟佐助坦白吧?之后会怎么样也是之后的事情,就算是佐助对他再失望,那也好歹他自己做的问心无愧,这样的错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打定主意,鸣人便开了口:“佐助。”


  他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平日里总是带着笑的脸此时却严肃无比,这样的鸣人总是给佐助一种不祥的预感,之前在鸣人的影分身消失在他面前之时他的心脏显然差点停止,生怕鸣人出了什么岔子撑着破败的身体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木叶村,然而鸣人除了在一开始给了他一个惊喜的表情以后一直都是这样的忧心忡忡。


  佐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从本能上相信鸣人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和鸣人不单单是爱人,更是可以将后背放心交于对方的战友,既然鸣人摆出了这种表情,那么在佐助看来,唯一的可能便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嗯?”佐助装出了一副轻松的样子,他的心中还在不断的揣测着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鸣人有这样的表情,表面上却还是一片平静,就像还是当年的那个强大到了让人觉得只要有佐助就一定没有关系的宇智波佐助。


  只是他越是这样,鸣人就愈发的惭愧,这么多年来他早已不是那个什么事情都能丢在脑后认定了什么结果就算撞破脑壳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的毛头小子,毕竟他现在代表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村子,现在的他早已和年轻时相差甚远,佐助却还是那一副样子……


  这么想想,鸣人就觉得有那么一丝的苦涩,也亏得这一会儿让他反应过来现在不是一个说这件事的好时机,就不说博人还在他的桌子底下躲着,就是佐助身上的伤,也容不得他再动气了。


  “没事,我陪你去检查一下吧,正好今天的事情也做的差不多了。”逼着自己露出一个毫无阴霾的笑容,鸣人拉着佐助就想要办公室外面走。


  “喂你这样真的好么?今天的工作做完了?”佐助挑起一边眉毛,他跟鸣人认识那么多年,不说看着对方算算时间就知道今天对方穿什么样子内裤,就是光对方想要转移话题他还是能明白的,既然鸣人现在不想说,那么他也乐得等他想要说的时候再看看,也算是给自己做了心理准备了。


  “没事没事,真的有什么大问题的话鹿丸会来找我的,一般的事情他自己也能处理。”鸣人在佐助的背上拍了两巴掌,看到对方因为疼痛扭曲了脸不再反对自己跟着去检查也稍微将心放下了一点。


  二人相携而去,一直躲在鸣人办公桌下的博人此刻却咬紧了牙关,他不敢相信他的父亲竟然真的将他一人丢下,然后跟着另外一个男人走了。


  博人一手握拳在地上锤了一拳,他之前就猜到自己是赢不过那个男人的了,但是想着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地位,却还是有一丝的犹豫,觉得他的父亲不可能就因为佐助回来了这件事就将他弃之不顾。虽然没有明说,博人却还是在心底期望着鸣人会让佐助自己去检查身体,而后再将重心放在他的身上,这样的话就算是那些堂而皇之的教育,他也甘之若饴。


  好歹鸣人的目光是落在他身上的是不?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鸣人却还是选择了佐助,他不相信鸣人是被佐助的归来的喜悦冲昏了大脑,这样将他晾在这里的行为更像是一种警告,警告博人他只会是自己的儿子,除了儿子以外再也不会有其他的关系,而就算是这个儿子的地位,也需要掂量掂量,毕竟跟佐助比起来他这个儿子什么也不是。


  觉得自己将一切都理了清楚,博人的也松开了自己的拳头,他现在的地位不能跟佐助相比也没有关系,只要他和鸣人之间已经跨出了父子关系更上的关系的第一步,之后的事情都简单了。


  他不急,也没有什么好急的。


  慢慢来。


  迟早鸣人会明白他们之间不止有父子之情,他也迟早会将佐助从鸣人的眼中挤出去,毕竟他比佐助年轻的多了不是?想他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比不过那样一个老男人,那他还有什么用?


  博人没有意识到,他能找到的自己胜过佐助的只是年龄这一点,他每一次将自己和佐助对比,能找到的优点也只是自己比佐助年轻的多。


  只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也不会有人跟他说这些事情的罢了。


  佐助身上的伤看着吓人,其实也好了七七八八了,这一会儿去检查了一番顺便再将一些隐伤治疗了,佐助和鸣人自然是被那些医疗忍者请了出去,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摸了摸鼻子,鸣人干脆跟着佐助回了他的住处,两人随便弄了些吃的后就睡了过去。


  而第二天清晨,鸣人是被腰间梗着的一根硬邦邦的棍子戳醒的。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171)
 
上一篇
下一篇
© 傻叽叼着咸鱼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