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东西
CP杂,吃NP
大部分时候主角中心
写的少更的慢,人懒文笔渣。
CP是阿彼
 

狐狸和变态,水仙和狗狗【丘姬,壕贼】二


  二


  盗贼为什么会害怕富豪,这个问题倒是从来没有人想过。


  英俊帅气,又同时是贵族的富豪从以前就是舞会上焦点,他有野心,同时也会隐藏自己,将自己包装成一个翩翩贵公子,如同一只温顺的绵羊一般。而只有跟他有过生意上的交易的人才知道,这个男人就如同一只凶猛的狼披上了羊皮,将自己锋利的牙齿和爪子隐藏在了白色的绒毛之下,他可以摆着一张笑脸,用平日里跟小姐们谈笑的口气将你的本来的优势一点一点的扒掉,最后得到最大的利益;他也能顶着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从嘴中吐出让人不容置疑的命令。


  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在对抗外敌之时没有任何意外的褪下了自己的伪装,将真正的自己暴露在了其他三位亚瑟的面前。


  或许这是独属于富豪这个男人对于别人信任的表达方式罢?


  只是光是这些,还不足以让盗贼害怕这个男人啊?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害怕富豪?”盗贼一脸不屑的说道,她的双眼游离着,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其他人的眼神。


  这样明显的举动就连歌姬都能一眼看出她撒了谎,这种时候若是问盗贼的话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因此歌姬扭头用探究的眼神望向了富豪。


  富豪耸了耸肩,他一手环腰另一手扶在下巴上,像是在回忆一样,过了半晌才说道:“可能是上一次喝醉酒了我不小心说出了什么话吧?虽然我觉得我的酒品应该还行,不会说出什么过分的话的。”


  他刚说完,盗贼就用力的拍了一把桌子,她的手指指着富豪的脸叫道:“什么叫做不会说出什么过分的话!你知道你说了什么么,你说如果你当上亚瑟王了一定要造一艘船,进行海外的贸易……这个就算了反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你还说你要养一只狐狸,还要把狐狸的牙齿拔了爪子剪了!你这个……”


  “……不这虽然说对狐狸过分了点但是你到底在激动什么啊。”佣兵奇怪的看了盗贼两眼,富豪想要怎么养宠物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盗贼有什么好激动的?


  他这话说完之后其他的三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就连盗贼脸上的紧张都变成了无奈,她叹了口气,抬起手在比她高了一个头的佣兵肩膀上拍了两下,对着佣兵说道:“佣兵哥,你一定会成为王的。”


  “???”


  佣兵一头问号,他一脸疑惑的望向歌姬和富豪,希望有一个人能站出来跟他解释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而接收到佣兵的求问信号的两个人却一个叹了口气耸肩摇了摇头,另外一个跟盗贼一样,借着身高优势轻易的抬起手来在比他矮一点的佣兵的的另外一边肩膀上拍了两下。


  “你们……到底为什么是这个反应啊?”佣兵问道。


  依旧没有人为他解惑,这一会儿,就像是得到了共鸣,就连本来还拔刃张弩的富豪和盗贼都仿佛和解了,成为了同一战线上的战友,对着佣兵不由自主的露出同情的目光。


  “……”总觉得微妙的接受到了同情视线的佣兵说不出话来。


  “诸君,休息的时间结束了。”斯卡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充满中气,她双手环胸从大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像是有兔耳一样的要命面无表情的妖精,她一边走一边说道:“上面临时发布了任务,为了让考察你们是否有成为王的领导、策划能力,接下要的庆典要由你们四个人合作,佣兵和盗贼一组,歌姬和富豪一组,哪一方先完成会得到一个奖励。”


  “什么奖励?”富豪问道,这样的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一开始他们还对所谓的奖励充满了兴趣,却在一次又一次的得到的奖励就是口头上的‘人民的尊敬’‘贵族的认可’之后也让他们渐渐失去了兴趣。


  归根究底,这样的奖励确实是是奖励,但是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奖励的话也是无法驱动人的动力的。


  “哼哼,这次的奖励可是我精心准备的,你们绝对会有兴趣的。”斯卡哈笑道,她的双眼亮晶晶的,就好像是会发出光一样,“乌沙哈,你来告诉他们。”


  “是,斯卡哈大人。”妖精说道,她毕恭毕敬的对着四位亚瑟鞠了个躬,就算是直勾勾的盯着那几位,她的双眼也像是没有任何的感情在里面一样,就算是相处了一段不少的时间,也让人好奇这个妖精的大脑中究竟有没有感情着一块地方。“四位亚瑟两两一组,获胜的那一方可以让输了的那一方听从对方指挥一个星期。”


  “没错就是这样,失败的那一方可不能耍赖哦,这同样是为了锻炼你们的王者气度,正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嘛,啊对了,胜利的那一方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哦,就连这种事情也是可以的。”斯卡哈笑眯眯的将一只手的一根手指穿入了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绕成的圈中。


  “哎——?”歌姬和盗贼叫出了声来,身为男孩子的佣兵和富豪虽然勉强控制住了自己不叫出声来,却也是一脸的震惊。


  “这个……是不是太过草率了,而且什么叫做那种事情都能做啊,你这个魔女适可而止一点好么!”歌姬第一个提出了反对意见,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一张脸红的像是一颗苹果,“那……那种事情……啊啊啊。”


  “这样的赌注是不是太过了一点?”佣兵点了点头附和道,“要不然再过严谨一点吧?”


  “对啊。”盗贼点了点头。


  “嗯?我倒是觉得无所谓呢,但是既然大家都反对的话我也反对好了。”顶着一张温柔笑脸的富豪说道。


  “难道说——你们觉得自己会输?”斯卡哈问道,“哎呀真是没想到啊,亚瑟王的候选人竟然是这样的胆小鬼,看来也不用从你们四个人之中选择了,乌沙哈,你说对不对?”


  “是的,斯卡哈大人。”


  斯卡哈的激将法简单粗暴,就算是歌姬这种胸大无脑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但是偏偏,有些时候这种的一针见血能戳中人内心深处最为脆弱的自尊心。


  毕竟谁都不喜欢失败,谁都不希望被人誉为失败者,特别是像佣兵他们这样的被石中剑选中的人,虽说人数有百万之多,身世、性格、心境也各不相同,却没有一个人缺乏王者的自尊。


  因此,斯卡哈成功了,她的话音刚落,富豪就冷哼了一声,隐藏在镜片下的眼睛像是闪过一丝精光,佣兵傻乎乎的笑脸也从脸上褪了去,就连歌姬都挺起了胸。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她也没有再问有没有人不愿意接受这个赌注。


  答案显而易见。


  “那么话我也说了,接下来你们就跟自己的新队友聊聊吧,诸君,我期待你们的好消息。”斯卡哈满意的点了点头,像来时一样,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这个分组一点也不公平吧!”刚刚一直没有说话的盗贼叫住了斯卡哈,“歌姬本来就是明星,对于庆典不能更过擅长,而富豪也是长时间位于高位,对于组织人员的擅长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吧。”


  “所以说,你已经认定你会输了?”斯卡哈转过身子带着一丝挑衅的望向盗贼。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18)
 
上一篇
下一篇
© 傻叽叼着咸鱼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