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东西
CP杂,吃NP
大部分时候主角中心
写的少更的慢,人懒文笔渣。
CP是阿彼
 

狐狸和变态,水仙和狗狗【丘姬,壕贼】一

私设有,OO有

小甜饼

因为某些原因更的很慢

  一


  能遇到一个跟自己同名的人是一件新鲜的事情,就好像是遇到了另一个自己一样,从一点一滴的细节里寻找着两个人的相似之处,只要找到那么一丁点的相似,就会欣喜万分。


  这固然是好事,但若是跟自己同名的人有百万人之多,就实在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这年头怎么亚瑟这种名字都那么大众了?


  擦拭着自己的提琴的亚瑟叹了口气,她对成为亚瑟王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要不是走错了会场,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成为候选人?还跋山涉水的从卡美洛到赫布里底,想一想都觉得自己当时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或者自己就是世人说的那种胸大无脑的红颜祸水?年轻美貌的自己因为一时的错误而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在重新振作起来后却又遭受了灭顶之灾,历经了千辛万苦,这才终于得到了一个吟游诗人口中所说的可以完成一切愿望的神灯,自己从此之后备受瞩目,无论是什么人都会被自己吸引。


  哦当然,排名上自己肯定是第一了。


  “……那个……歌姬,你心里想的东西说出来了。”坐在歌姬旁边的佣兵脸上带了一丝无奈的说道,好不容易的休息日,富豪有事去了街上,盗贼则是从早上开始就连个影子都没有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又偷了些什么东西被遣送回城。总之是因为总总原因,只剩自己和歌姬在城里呆着了。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在人身上让人昏昏欲睡,就连佣兵这种常年生活在刀尖上的男人都有些昏昏欲睡,也难怪歌姬会迷糊到将心里想的那些东西说出来了。


  就是让自己都没有办法听下去了咳咳。


  佣兵那句话让歌姬闹了个大红脸,她是真的没有想到旁边还坐了个人,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将心里想的东西就那么说了出来。她看着佣兵,支支吾吾半天像是想要说什么东西出来又说不出来话,手上的琴也没有抓稳一个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这样的歌姬微妙的让人觉得有些可爱,佣兵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好了,我不会跟其他人说……”


  “你你你你……上吧!复制性费德露玛!”


  也不知道是不是佣兵的话戳到了歌姬脆弱的神经的哪一个点,佣兵还没说完,歌姬就恼羞成怒的掏出了卡牌召唤出了自己的仅有的几张攻击骑士里的一张对着佣兵甩了过去。佣兵慌忙的躲到了一旁,他刚刚坐着的椅子却已经被腐蚀成了一滩水。


  “你做什么啊?”佣兵抓了抓脑袋问道,歌姬这样的攻击打在他身上估计也就是受点小伤,而且若是他受了伤,最后帮忙治疗的还是歌姬,他倒是不怎么在意。


  “不许跟其他人说!知道了么!如果跟其他人说的话下一次对抗外敌的时候就让你死!”像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紧张一样,歌姬对着佣兵警告道,只是她这个警告不疼不痒的,佣兵也根本正经不起来,只能憋着笑应了下来,眼睛还盯着歌姬红的像是要滴血一样的耳垂。


  真的有那么紧张么?


  佣兵在心底对着歌姬问道,他这话是不敢问出来的,要是真的问出来了指不定歌姬要恼羞成怒成什么样子,说不定直接哭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唔……怎么说呢?


  歌姬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吧,一个会对未来不安的正常的女孩子,就算是阴差阳错之下被赋予了王的候选者的身份,本身就生活在灯光之下的光彩照人的偶像又怎么可能那么快的接受这样的转变?只是就是这样,歌姬也没有躲起来哭过,也没有抱怨过,反倒是像个小太阳似的,每天照耀着其他的人。


  比如他自己,就是被阳光照耀的其中一个人,无论歌姬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他都在不知不觉之中被这位小姐所感化。


  如果有一天,最后的王者真的诞生在他们四个人里面的话,那么应该是歌姬吧?


  佣兵勾起嘴角笑了笑。


  “有什么好笑的。”歌姬瞪了佣兵一眼。


  “没……”


  “我回来了——”佣兵刚说了一个字就被盗贼打断了去,顶着呆毛的金发红眼的亚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城里,她叹了口气,直接将佣兵手边上的陶瓷杯子拿了去,晃了晃就一口喝进了肚子里。歌姬奇怪的看了一眼看起来就累得不轻的盗贼,也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盗贼屁股上的狐狸尾巴吊坠都好像无精打采的垂下来了一样。


  ……她今天是遇到了什么?


  佣兵和歌姬在心底竖起了一个问号。


  好在盗贼也不是什么心里能憋得住事情的人,佣兵和歌姬还没来的急问,她就抱怨了出来:“你们真是不知道今天真的累死人了,我本来以为好不容易一个休息日,大家都会去街上逛逛,那么我也可以顺手来牵……劫富济贫一下,结果没想到的是在广场上竟然遇到了富豪,还被拉着宣传什么远航的思想,真是超累的,你们都不能明白这个人在想一些什么。”


  “……啊哈哈哈。”


  “确实……”


  佣兵和歌姬附和道。


  “等我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把他的贞德偷来弄成我的骑士!”盗贼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那我就在此恭候你的好消息咯。”门外传来了富豪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歌姬看着盗贼的身体似乎在一瞬间就僵硬了起来,随后,一个转身就将杯子扔向大门的方向。


  “去死吧,有钱的变态金发萝莉控。”盗贼叫道。


  ……变态金发萝莉控。


  富豪的嘴角抽了抽,他侧过头躲过盗贼的杯子,迈着其他几个人怎么看都看不惯的贵族特有的优雅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桌子的旁边,他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手上却慢慢的拿出了一张卡,像是随时会攻击一样。


  富豪一般的工作都是防御外敌的攻击,或者是让外敌强制性朝他攻击,很少会有站在攻击一方的位置的时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任何的攻击能力,反而是比起佣兵来,他的攻击类骑士更加具有杀伤性与优势,再加上防御类的骑士只有他和歌姬才拥有,就算是对上了本来就是攻击优势的盗贼或者佣兵,富豪一般也不会输。


  “……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死变态你别乱来啊,你再走过来几步我就要攻击了啊,到时候可别说我欺负辅助。”盗贼小姐结结巴巴的说道,从富豪朝着她走去的时候她就已经掏出了别在腰间的跟手枪似的石中剑,摆出了一副攻击的姿势。


  可惜效果差强人意,富豪挑起一边的眉毛,从他的角度来看盗贼现在就跟一只炸毛了的奶猫似的,明明没有什么攻击力,却还非要摆出一副样子来,让人……恨不得想要拔了她的牙齿和爪子,然后再关起来,关到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地方,慢慢的驯服。


  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一个忠心的、全心全意的想着自己的宠物。


  “富豪,你的表情有点恐怖啊。”佣兵的话打断了富豪的想象,他露出了一脸恶寒的表情,夸张的抖了抖身子说道:“还微妙的有点恶心。”


  “嗯?会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富豪问道。


  “会。”歌姬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她这么说完后歪了歪头,先是看了一眼富豪,又看了一眼盗贼说出了她心中的疑问:“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系变成这样的?以前的盗贼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富豪呀。”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傻叽叼着咸鱼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