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写点东西
CP杂,吃NP
大部分时候主角中心
写的少更的慢,人懒文笔渣。
CP是阿彼
 

粑粑你看我一眼啊粑粑【佐博鸣】三

注:

1.雷点不记得是哪些了第一章前面注过了就不重复了

2.TAG方面在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后决定哪一章是啥CP会打啥CP的TAG,如果是3P场,会打主要的那个

3.……如果是3P的肉,那么就只能狗带了【放弃思考】

4.作者人死懒死懒的


  三


  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鸣人最后还是在博人期盼的目光下跟在后面走进了浴室。


  毕竟是在家中,就算博人想要做些什么也要顾及到雏田和小葵吧?鸣人一边脱衣服一边想着,长时间的工作再加上强迫自己在原本的基础上又多分出数个影分【】身寻找佐助的踪迹这两件事让他疲惫不堪,虽说感觉有些什么东西感觉被自己遗漏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啧了一声,鸣人决定放弃思考那个问题。


  “父亲,你还没好么?我先泡澡了哦。”博人的声音从浴室中传了出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水声。


  鸣人估计应该是博人坐进了浴缸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下来,他应了一声,三下两除二将剩下的衣服脱了尽,腰上环上条毛巾就走进了浴室。


  “真慢。”泡着澡的博人抱怨道,他的皮肤比鸣人白上不少,在热水的熏陶下泛起一片粉红,连着眼底都有些淡淡的红,鸣人扫了他一眼,尽量无视了自己的儿子在看到自己后发亮的两眼,坐在板凳上搓起了头。


  “没办法嘛,你爸我已经是老头子了,速度自然比不上你们年轻人。”鸣人打着哈哈说道,。


  “没有的事,父亲还年轻着呢。”博人反驳道,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鸣人的侧脸,也不知道是鸣人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虽然按着博人本人的想法鸣人应该是有意的,谁也不想把自己的背后交给一个随时随地会偷袭他的人是不?


  只不过……


  博人咽了口唾液。


  他的双眼紧紧的锁在鸣人的身上,看着水珠从他的头上滑到脖子上,再顺着肌肉的纹理到了胸前的小而挺立的乳头上,最终落在毛巾盖住的那一片阴影里。


  这样的风景也是不错的。


  博人点了点头。


  他下身的肉【啊】棒已经控制不住的膨胀了起来,直挺挺的竖在那里,只要鸣人站起身来朝他看一眼那绝对会曝光,只是就算有这样的危险,博人也没有一丝的紧张显露出来,更没有收敛。反而是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点。


  鸣人很快就洗完了头,他有一丝尴尬的坐在凳子上,也不知道是现在就站起来将身体清洗一下好还是再坐一下为好。刚刚博人看着他的目光太过明显了,让他想要忽视都不行,其中的炙热更是让他感觉自己已经被自己的儿子全身上下舔了一遍,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乳头上拍打着,那根肉【啊】棒更是已经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将自己的c a o的软了身子,趴在地上除了喘息什么都做不到。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相反,还多得是。


  多到了让自己的身体都已经记住了那样的感觉。


  第一次的,鸣人在佐助失踪了后想到他时不是对他的安危的担心。


  而是恨不得对方现在就被自己揍一顿,揍到半死不活才好。


  “博人……”鸣人吸了口气唤道,“你泡好了么?好了的话就先出去吧?”


  博人被鸣人这句话弄的有点愣神,要知道这可是鸣人第一次正面的隔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这一点,博人倒没有什么难过的,反而是有种奇怪的兴奋在胸腔中膨胀了起来。


  父亲这样……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了他是一个具有威胁性的男人?


  想到这种可能,博人更加兴奋了起来,他本来以为还需要一段时间鸣人才会出现这样的认知,已经为之后自己要做的事情做了不少打算,只是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这一次依旧没有让他失望。


  既然是这样的话自己应该可以直接进入下一步了吧?


  做好了打算,博人从水里站了起来,他用毛巾遮住了自己下体的异状,脸上摆出一副委屈的神色,一边朝着外面走一边对着鸣人抱怨道:“父亲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你不是还愿意跟我一起泡澡么,我还想着帮父亲来搓背呢。”


  “以前是以前的事了,你现在也长大了,当然不能跟以前比。”鸣人说道,博人小时候他还真的是抽出过时间来跟他一起泡澡的,特别是那一次中忍考试之后,为了弥补自己儿子因为自己错误的教育方式缺失的一部分的父爱,更是对博人加倍的好,只是不知道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博人竟然对自己起了那样的心思。


  自己也不像女人啊?怎么看也不是会让青春期小男孩思春的对象。


  鸣人有些郁闷的想道,想想他现在,在火影的位置上呆了那么多年,早就成了个死板的老头子,而身体还硬邦邦的全是肌肉,就算自己儿子真的喜欢的是男人的话也不应该喜欢自己这个类型的吧?


  鸣人也想找出个理由来否认掉博人对自己起了身体上的兴趣这个可能,可以说只要博人表现的不是那么的明显,鸣人就算看出来了也乐得装做自己看不出来的样子。


  “父亲。”博人轻声唤道,鸣人还没来得及回头,博人的身体就已经贴上了他的,对方的手臂环着自己的腰部,鸣人的嘴角抽了抽,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屁【啊】股上来回蹭着一个又硬又热的东西,那玩意就算不回头看他也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反正是个男人都有。


  “放开我。”鸣人皱着眉头说道。


  “不,父亲要是想拒绝我的话就将我推开吧,只要父亲将我推开了,我就再也不纠缠父亲了。”博人像只猫似的用脸颊蹭了蹭鸣人的颈窝,他一只手探到了鸣人的两腿中间,没有丝毫犹豫的握住了那一根还是软绵绵的肉【啊】棒,有一下没一下的玩弄的尾端的两颗卵【啊】蛋,只要鸣人稍微有一点挣扎的预兆,立刻就看似无意的捏一把。


  ……谁他妈还敢乱动?有其师必有其徒。


  鸣人简直要因为博人的无耻爆出粗来,这种伎俩佐助也是用过的,这么一看博人当了佐助这么多年的徒弟,除了忍术和演技估计把对方的无耻也学了七七八八过来。


  真是好样的,不愧是……


  “父亲这样算是答应了我么?”博人问道,就好像他没有抓着鸣人的命【啊】根子威胁他一样,这话说完,他没有给鸣人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用多余的那只手捏着鸣人的下巴将他的头转了过来,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对方的嘴。


  鸣人瞪大了双眼,他用手抵着博人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试图将其推开,却没想到就算自己双手都用了上去,甚至还带了查克拉,对方的手臂依然牢牢的竖在那里。


  可能是因为鸣人的不配合,博人不悦的睁开了双眼,他带了一丝惩罚意味的在已经玩弄到半挺的鸣人的肉【啊】棒上用指甲划弄了一下,在听到鸣人人急促的喘【啊】息声后这才满意的接着在鸣人的嘴中搜刮了起来。


  等博人满意的退出的鸣人的嘴巴时对方已经几近软下了身子,博人脸上带了一丝笑容,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疲惫他是再也清楚不过的了,常年累月的供应给自己影分【啊】身查克拉,就算是有九尾的查克拉供应身子也迟早会垮,特别是最近佐助的失踪,更是让自己的父亲身体加速垮了下去。


  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


  “父亲,你真的不接受我么?师父能带给你的我一样能带给你,而你的身体……我有信心比师父更能满足你,毕竟我比他年轻多了,不是么?”博人在鸣人的耳边低喃道,他的话语像是在祈求鸣人一样,而手却已经顺着会【啊】阴探到了肉【啊】穴,借着水的润滑直接将两根手指挤了进去。


  “博人你……!”鸣人低吼道,他全身的肌肉都绷了起来,他能感觉到博人的手指在进入到自己身体的同时还将什么东西放了进去,未知的东西进入到自己的身体中的恐慌让鸣人瞪大了双眼,“在我身体中放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让父亲可以正视自己的身体的欲【啊】望的药而已。”博人说道。




我真没想到摸了半天还没写到正题上,而且打不开不老歌简直so sad_(:з」∠)_,没有地方放肉了呢[.

想了想先卡这里好了反正肉摸起来比剧情简单多了←。。

就是好不好吃是个问题[.

……以及怎么样才能成功发上来

这章要是被锁了我就连着下一章一起重发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259)
 
上一篇
下一篇
© 傻叽叼着咸鱼姬|Powered by LOFTER